• <menu id="0o8ai"><tt id="0o8ai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0o8ai"></menu>

    佛山在線

    46歲的南海民警呂銘可 執勤歸來突然離世

    呂銘可(左)生前和同事一起在執勤。

    火車在南海羅村的鐵軌上疾馳而過,聲音低沉,似在悲鳴。

    8月2日19時30分許,南海公安分局羅村派出所沙堤社區民警中隊門口,執勤歸來的警車正駛進大院,突然,坐在駕駛座上的中隊值班民警呂銘可表情痛苦地嘟囔了一句“頭好痛”,而后整個身子癱趴在方向盤上,陷入了昏迷。

    “呂sir!呂sir!你怎么了?”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輔警冼東哲立即拉住手剎,制停車輛,并大聲呼喊著呂銘可的名字。聞訊趕來的同事連忙將呂銘可平放在地面,緊急施以心臟復蘇,并將其送往醫院搶救??上孥E終究沒有發生,呂銘可因蛛網膜下腔出血,經搶救無效不幸逝世,年僅46歲。

    生前最后一條語音 “走啦東哲,巡邏去了”

    事發當天,冼東哲和呂銘可一起值班。19時許,他的手機收到呂銘可發來的語音:“走啦東哲,巡邏去了,我去買頭痛藥……”那是冼東哲第一次聽呂銘可說頭痛,當時他們接到一個群眾糾紛的警情,呂銘可計劃處理完后再順道買點藥回單位。沒成想,這竟成了兩人最后一次共同處警。

    “上午人還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……”呂銘可的辦公桌前,該中隊輔警周杰輝眼眶濕潤地幫忙整理著呂銘可留下來的案卷。在他眼里,呂銘可做的永遠比說的多,出事當天,他還在為辦案賣力奔走。

    事發當天上午9時許,呂銘可和周杰輝帶嫌疑人驅車前往嫌疑人家中,搜查被嫌疑人偷走的受害者手機,并固定好證據;下午2時許,呂銘可一頭扎進案卷堆里,細心梳理辦案流程,分類、編號、錄入、掃描……忙了整整三小時后,數百頁的檔案終于被規范裝訂;17時許,呂銘可又馬不停蹄地趕去小塘法制中心交案,忙得直冒汗。

    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中隊,呂銘可拿起水杯剛湊到嘴邊又放下,轉頭叮囑周杰輝,“另一單取保候審案的嫌疑人又要傳喚了,別忘了通知他”,還沒等周杰輝回話,他笑了笑說,“不過不用擔心,到時候我會再提醒你一遍”。

    扎根基層27年 “我能做的,就是盡力守好這座城”

    自1995年參加公安工作以來,呂銘可在羅村基層一扎就是27年,再沒挪過窩。雖歷經數職,但都離不開為群眾服務。

    “我能做的,就是盡力守好這座城?!眳毋懣缮钪?,只有全心全意為群眾著想,用真情關心幫助群眾,才能擁有維護轄區平安最堅實的力量。

    今年2月的一個夜晚,一位女子焦急地前來報警,稱自己年幼的女兒走丟了,請求民警幫忙找尋。呂銘可馬上將失蹤人員情況上報指揮室,通知路面警力留意,同時迅速帶領周杰輝前往事發地附近,逐家商鋪打聽情況。歷經幾個小時不間斷尋找,呂銘可終于成功找到走失的女童。

    “呂sir的小兒子和那名女童年齡相仿,當時他應該也想他兒子了?!敝芙茌x回憶,那段時間呂銘可一直在忙一單傷害案,作為案子的主辦偵查員,他連著幾天幾夜不眠不休地工作,研讀案卷、分析證據、擬定審訊提綱、推敲偵辦方向等等,為的就是盡快辦結案件,給受害者家屬一個滿意的答復?!八SX得愧對家人,也常跟我們夸贊妻子的賢惠和兒女的懂事,還說等女兒大學畢業之后,就多陪陪家人……”

    關鍵時刻沖在前 “我會選擇救人,受點傷也無所謂”

    “阿可就是一頭‘老黃?!?,能吃苦、能戰斗,工作上從來不講條件?!鄙车躺鐓^民警中隊副中隊長李偉揚評價說。

    今年7月,疫情突如其來,轄區塱新大道機場路交叉路口、聯合大朗新村路口、大朗市場等被設置成封控卡口?!白屛胰?!”呂銘可又一次站了出來。挑最重的擔子、啃最硬的骨頭。從穿上警服的那一天起,呂銘可便一直這么做。

    7月9日至27日,呂銘可每天守著卡口,一守就是十幾個小時。白天,近40攝氏度的高溫下,呂銘可跑前跑后,身上的警服被汗水徹底浸濕;夜晚,蚊蟲叮咬讓人難受,一晚上下來皮膚紅腫了一大片。

    “那段時間整日連軸轉,餓了就吃碗泡面,困了就來回走動?!崩顐P強忍著悲痛說,即便這樣,呂銘可嘴里從沒喊過一個“累”字。

    冼東哲清楚地記得,一次和呂銘可在中隊接警前臺值班,凌晨5點天微微亮,他問了呂銘可:“如果下班后,在生活中遇到危險,你會怎么辦?”

    呂銘可回答:“我會選擇救人,受點傷也無所謂?!?/p>

    文丨佛山日報記者王旖荻 通訊員陳思穎

    圖丨南海公安供圖

    見習編輯丨冼子晴

    会所娇妻被黑人征服霍水视频
  • <menu id="0o8ai"><tt id="0o8ai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0o8ai"></men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