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menu id="0o8ai"><tt id="0o8ai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0o8ai"></menu>

    佛山在線

    松濤書院:瑯瑯書聲已散去 悠悠書香永縈繞

    谷雨過,朱夏至。接連幾日受雨水澆灌后放晴的深水村,明顯比往日多了些許涼意。63歲的李漢華站在門邊角落,平頭,褐色外衣,帶著雨后的沁涼與爽朗,一抬眼與閣樓相對,他微笑點頭致意,講述的興致又起……

    攤開地圖,沿著省道S272線肇江公路自西向東,滄江河汩汩流淌而過,于佛山市高明區明城鎮的深水村,聚落沿山東南麓,呈塊狀分布,農耕時代的漁樵耕讀身影依稀留存,尤其松濤書院,生于斯長于斯的李漢華對它再熟悉不過。

    先民崇文重教 松濤書院承載期許

    滄江河流到此處,留下了嚴整有致的古民居群。深水村背靠形如田螺的元珠崗,所有古屋群坐西北而向東南,面朝象征文氣的明城筆架山,又毗鄰貫穿高明全境的滄江河,風景絕佳,暗合古人“山主人丁水主財”的意蘊。

    深水村頭,見訪客對松濤書院慕名而來,李漢華興致盎然,一邊引路前行一邊講述。

    幽寂,鮮有人煙,這是我們走過巷首的松濤書院,所冒出來的第一感受。向著眼前的石磚路望去,角落里布滿青綠與枯黃錯雜的苔蘚,仿佛都未經腳印污染。

    眼前的松濤書院,天井的魚缸生出縫隙,墻壁的灰塑褪色模糊,磚縫的棱角被歲月磨蝕。循著歷史痕跡,似乎從此時點燃了蕭索已久的書香氣,記憶中那個以傳道授業解惑為業的書院,開始從亙古未銷的龐蕪中醒來。

    李氏先民大興崇文重教之風,在高明明城鎮深水村建起了松濤書院。

    歷史上,只要一踏進深水村,首先會被村頭巷首這座松濤書院的瑯瑯書聲所吸引,當然還有守在路口久久佇立,望子成龍的家長。

    “我父親1934年出生,在松濤書院讀過幾年書?!崩顫h華一邊指路,一邊追述著書院的前世今生。眼前的這個老人半輩子都在村里生活,又曾是村干部,他的身上有著“風物長宜放眼量”的深邃遠見——早在20多年前,李漢華就建議對包括松濤書院在內的深水古民居群予以保護,并為此奔走呼號,付諸行動。

    對于眼前的書院和這片古屋群,李漢華滿懷自豪,對李氏先民更是有著一股由衷的崇敬之情。據高明區檔案局記載,深水村開村始祖為李氏先民,后陸續遷入劉、張、蘇三姓。李姓先民又有幾個分支,分別是最早于1765年左右從下新村遷入的李簡美、李登美和李武美兄弟仨,1812年又有岳塘村李氏兄弟遷入。

    建村之初,先民除了耕作所占有的百畝良田,還利用靠近航運碼頭的便利從事內河運輸,將農作物轉銷各地,又從廣州運回各類時髦商品,經過數代人的苦心經營,深水村先民逐漸累積起財富。

    與此同時,李氏先民還大興崇文重教之風,在村中建起了松濤書院。書屋里,至今仍可見象征先民期許的對聯:蘭亭詩序千秋畫,臺閣文章萬古書。

    活化利用 變身村史館

    踏過青石板鋪就的黛色臺階,李漢華推開那扇斑駁的木門,“吱嘎”聲中,那些塵封的往事流瀉出來,伴著熟悉的瑯瑯書聲。

    從建筑格局上看,當時的深水村古建筑按“書”字結構進行布局。李姓人的崇文重教之風得以體現。而整片青磚大宅的布局是1間書院帶3間書屋結構,書院和書屋排在每行村屋的首位——即村民出入必定經過書院和書屋。書院設有學堂和書屋,學堂是學習的地方,書屋則是方便路途遙遠的學生在此住宿。由于深水村人口不多,書院便向周邊村莊招收學生,對于家庭貧苦的學生減免學費,還開辟專門的房屋作為廚房,提供膳食。

    從建筑格局上看,當時的深水村古建筑按“書”字結構進行布局。

    環顧松濤書院四周,瓦面兩面坡,轆瓦筒覆面,灰塑被村民重新修繕,灰塑旁側的龍船脊執拗向天,李氏先民以水運發家,在屋頂上造龍脊,有“不忘本”之意。

    書院山墻立面,開窗少且小,山墻兩側博風處有草尾裝飾,書院內設有學堂和書屋,中廳是學堂,擺設臺凳,學堂壁上懸掛孔子畫像,一副“仁義禮智信,溫良恭儉讓”對聯位其兩側。院里有四室,其中三間用于學生和老師休息,余下一室是生活起居所需。李漢華在一正房門邊角落,用手彈一彈木梯灰塵,遂至閣樓,“閣樓是供外地學生父母探望就住”。

    中廳左側,松濤書院還保留有兩個專門用來存放官服和官帽的藤箱,其中一個藤箱內壁還留有“三元及第”字樣。據傳,官帽與官服就是曾在深水村求學的外姓村民考取功名后所贈。

    松濤書院還保留有兩個專門用來存放官服和官帽的藤箱。

    可惜的是,藤箱內的官服與官帽已于多年前失竊,“這些都是村里的歷史文物,沒想到會被偷走”。后來有村人認為藤箱沒用,將其丟棄,李漢華隨即打電話追要回來。

    天井與廳堂相連,青草萋萋,有布滿歲月裂縫的浴缸,有供燒香的神臺,有鑲嵌于墻壁的花窗。

    李漢華以他的講述來描繪那一段引人遐想的圖景。青磚轆瓦,鏤空木雕,祈福牌匾,彩繪浮雕的構件。在松濤書院獨有的寧靜下,孩童在廳堂里作揖行禮,早早就坐,先生幾聲鑼響便是課堂開始……一群小伙伴借著從天井照進來的日光,你一筆,我一畫,參參差差,明明暗暗,竟有幾分趣意。

    深水村村民李漢華講述書院歷史。

    今日青磚龍脊處,書生雪鬢課孫曾?,F如今,松濤書院通過活化利用,變身村史館和文化活動場所??擅慨敽笕俗哌M書院,隱隱約約還能感受到這里回蕩著從歷史中傳來的喧嘩。

    松濤書院門楣的浮雕。

    嶺南的暮春總是下雨。在深水村,透明的雨水落到灰蒙蒙的瓦片上卷成細流,徐徐交匯在早已青黃交替的階磚上,濕漉漉的地面瞬間變成一塊鏡子,李漢華撫摸著書院殘垣,如癡如醉,幾卷書冊復進簾,深水煙雨入夢來——

    池塘四五尺深水,

    檻外兩三般樣花。

    過客何須曾借問,

    讀書聲處是吾家。

    記者手記  

    將高明書院文化發揚光大

    近百年來,高明人文蔚興,碩彥輩出,書院文化在這里蓬勃發展,為高明鄉村贏得“文風甲于端郡”的美名。從蛻齋書院、東洲書院到如今蓬勃發展的大中小學校,在數百年的發展歷程中,高明書院不斷推陳出新,形成了特有的文化內涵,推動著高明社會歷史進步,凝聚著一方水土的文化自信,引領著一代又一代高明人奮勇前進。

    松濤書院就是其中的一個縮影,這從李漢華的追述中可見一斑。

    李漢華沒有把先民稱為“祖先”,而是代之以情感上更為親昵的“前輩”,對其有著由衷的崇敬之情。由此可見,當年李氏先民苦心經營積累下的財富,用來建造書院、免費招收貧困學生的行徑,陸續影響著后人。秉承著崇文重教、艱苦奮斗、無私奉獻等精神,深水人乃至高明人的足跡從村外的滄江河,遍及世界遠洋。

    因村里人丁稀少、青年紛紛外出等原因,松濤書院一度處于破敗之狀。走訪中,記者不難感受到李漢華的遺憾。希望高明傳統書院可以得到更好地保護和傳承,將高明書院文化發揚光大。

    文/佛山日報記者吳海泉

    圖/佛山日報記者洪海

    編輯/王琦玥

    会所娇妻被黑人征服霍水视频
  • <menu id="0o8ai"><tt id="0o8ai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0o8ai"></menu>